舰载机目视引导装置实现中国创造 瘦弱女孩挑起”刀上舞”重任

该部专业科原科长郑重是这一学科的带头人,面对人才流失的团队,他明知责无旁贷,但也心里没底。不过,李媛这个新进团队的小姑娘,天天泡实验室,不怕吃苦,让郑重看到了年轻人的勇气。

不过,年轻瘦弱的外表仍给李媛带来一些麻烦。申请项目面试时,几位长官面面相觑,事后有人承认当时并不想把这个项目给她,是李媛的热情、耐心以及准备充分的一系列数据资料说服了他们。

姑娘接下舰载机降落项目

为了使中国航母尽早装备上这一关键设备,一年365天里,有160多天李媛都在外地某小城做试验,而该场地一边是试飞跑道,一边还在施工,粉尘弥漫、泥泞不堪、停电频繁。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水里奔跑、行走是常事。

如果再给一次李媛选择的机会,她说仍会坚持当年的选择。

李媛是家中的独生女,为了这个项目,她已经好几年没回过家了。有一次回家过年,她发现父亲的腿脚不大利索,才知道父亲中风过,为了不影响女儿工作,老两口没有把这事告诉她。“我们家也没什么亲戚,不敢想象父亲不能动时,母亲是怎么把所有事情扛下来的,在他们最需要我这个女儿时,我却到不了他们身边。”后来704所得知这一情况后,将李媛的父母接到了距离她试验地不远的城市住下,这让李媛安心了很多。

在同事的眼里,李媛是一个会主动“加压”的人。有些试验不涉及生命安全,而关乎飞行员的舒适度,比如中国人的眼睛更适合什么样的光线。为了探究这一问题,李媛在繁重的工作中主动增加研究项目,排出各种光源、颜色组合,做了数百次对比试验,果然找到了最适应中国人的光线。

培养一名空军飞行员价格不菲,舰载机降落则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操作之一,只要目视引导装置出现一丁点偏差,飞行员轻则受伤,重则性命不保。某首席试飞员曾经在试验前紧紧盯着李媛的眼睛,看了足足一分钟,似在询问:“我把命交到你手上了,你有把握吗?”

有一次试验期间,海区迎来了八级大风,甲板相对风速达到了每秒数十米,接近飓风水平。这样的天气对试验来说,正是测试装备在极端情况下稳定性的最好时机。在李媛的带领下,大家身穿救生衣、腰系安全带,顶着零下十多摄氏度的严寒做设备例行检查。凛冽的寒风吹打着,寒冷刺骨,摘下手套用无水酒精棉球擦拭精细设备,伸出的手指不到2分钟就已冻僵,但大家仍然咬紧牙关坚持着。

2012年11月23日,海面上风平浪静,天空中飞机轰鸣。一架歼-15战机平稳降落在辽宁舰甲板上,紧随其后完成漂亮降落的还有4架飞机。

然而,振兴海军,做海上强国是国家一刻也没有放弃过的梦想和信念。不久后,国家要为舰载机降落项目立项,并且向全国各大科研院所招标。

在欢呼声、鼓掌声中,控制台里的李媛汗毛竖起,浑身似不受控制一般微微颤抖,她看了看身边为这一刻奋战了无数个日夜的同事,这些平时沉默寡言的汉子们眼眶也红红的。

李媛是中船重工第704研究所某部专业科科长,她参与设计的航空母舰上的目视引导装置被誉为能让飞机成功降落的“眼睛”,在我国国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1999年,22岁的山东女孩李媛进入704所工作。那时,我国船舶行业正处于低谷期,作为研究船舶配套件的704所,也面临着人才流失的危机。

试验结果是对李媛所有付出的最好回报——在没有任何参考的前提下,装置设备质量和可靠性合格且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部分参数优于国外。

“我把命交到你手上了”

承载着这样沉重的眼神,不管在实验室还是试飞场地,李媛对每一个性能指标和每一处关键零部件都不敢怠慢。

704所某部门副主任介绍,舰载机降落被称为“在刀尖上跳舞”,项目涉及光学、控制、机械、船体结构、空间几何等多领域的综合知识,历代科学家为它做了很多前期准备工作,也做过原理性配套件的探索,不过到真正立项时,不是拿几个配套件就行的,可以说这是个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任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